警营文化
您当前的位置:

何小警巧解冬瓜案(小小说)

发布日期:2018-11-07  10:38:44 来源: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 安徽     李德

 

已是深秋季节,夜晚的霜露更显湿重,忙碌了一个晚上,终于在黎明的时分,从加油站盗窃案现场出警归来,小何警官一身疲惫,为贪得片刻梦乡,抱着被子又恍惚睡去。

正在睡梦深处,一阵急促的报警铃声,打破了派出所清晨的宁静,值班员接听了电话,匆匆将案情记录下来,不一时,一张纸条递到了小何警官的面前,草草几行字:十里河村东头,马淑英和王彩云因菜园的冬瓜发生口角,请求出警。十里河村是位于辖区最偏僻的村庄,人口不多,但是邻里纠纷偶尔发生,这个王彩云大婶因为种地的事情,还报了几次警,恰好都是小何警官处理的,也算是旧相识了。事情看上去应该不算大,但是群众利益无小事,小何警官抛去惺忪的睡意,赶快带人驱车前往,田野洋溢着丰收后的喜悦和厚重气息,夜露打湿了路边的香樟树,飘洒在黎明的阳光中,小何警官深深的嗅了嗅新鲜的空气,脑海中便开始思虑如何开展工作。

十里河村,村民都在自己家中忙碌着,看见警车到了后,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聚拢过来,马淑英大娘搬着个板凳坐在大门前,和邻居愤愤不平的诉说着,看到小何警官下了车,马淑英老太赶紧上前,把事情的始末叙述开来,原来,马淑英和王彩云两家是邻居,马家在东,王家在西,门前各有一个菜园,相邻而建,马淑英在自己菜园内种下几颗冬瓜,其中一个冬瓜藤穿过篱笆,爬进了王彩云家的菜园,起初大家都没有注意,随着秋天到来,这个冬瓜完美地诠释了丰收的内涵,体长约一米,重量三十多斤,犹如一块翠绿的碧石屹立在菜地中,马淑英老太顺藤摸瓜,准备将瓜收回,但是,王彩云坚称冬瓜是自己家田里的,不让马老太越过篱笆线,双方争执不下,继而相互指责,若不是邻里相劝,差点上演全武行。

听完马淑英大娘的诉苦,小何警官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委,他安抚了马淑英大娘几句,便来到王彩云家,刚到门口,王彩云就抱着孙子过来,笑呵呵的招呼,小何警官和她寒暄几句,就直奔主题,希望她高风亮节,把冬瓜让个马大娘,王彩云情绪忽然一变,满腹委屈进行了一番辩解,说这个冬瓜占了她家的田,压碎了两个南瓜不说,还影响了葱的生长。

    马大娘听她这么一说,气咻咻地说:“冬瓜是我家的,跑到你地里也是我的,能占多少地,这几个月我又是浇水,又是施肥的,咋就成你的了”。

王彩云反驳说:“冬瓜又不是我让它过来的,它跑到我地里来,我的损失怎么算,冬瓜在我地里长着,就是我的”。

    马大娘嘲讽说:“落叶归根的道理你懂吗,藤和根都在我菜园里,就说明是我的”。

王彩云反讥说:“生身没有养身重,生在你菜园,长在我菜园,过继的孩子还要随养父姓呢,这个道理我可懂”一番唇枪舌剑,说的小何警官左右为难。马大娘原来是村妇女主任,有文化,有思想,王彩云学过戏班子,能说会道,都是属于得理不饶人类型的,这两个老太太吵起来可是没玩没了,必须占据主动。

他先从马大娘这边开始:“大娘,你是老干部,不能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,影响了邻里和谐,让让吧”,马大娘懊恼的回了一句:“不行,这个冬瓜就是我的,一点都不让,没商量”,小何警官苦笑道:“真的没商量吗,没商量你打电话给我们干什么呀,要不,这事情我们不管了,反正就是民事纠纷,要么你到法院起诉得了”,马大娘急了:“这么大点事情,那值得去法院起诉,况且,时间久了,这冬瓜就坏在地里了”,小何警官说:“想解决,你得听我的,和她调解”,马大娘点点头算是答应了。

劝好马大娘,小何警官又转过来和王彩云讲话,他和王彩云打过几次交道,知道她的性格,人挺好,就是性格执拗,凡是她认准的事情,就坚持不放,“咋让,冬瓜长在我地里,我让了她以后别人怎么看我,我可不能让她抢了风头”,小何警官明白王彩云的心思,这种事情在农村,她并不占理,但是既然她说出口要冬瓜了,再承认冬瓜是对方的肯定面子上挂不住,也不甘心,小何警官笑着对王彩云说:“大婶,去年你家的田也是我调解的,结果满意吗”,王彩云说:“满意,何警官,我知道你是好人,办事很公道”,小何警官见她态度有转变,接着说:“既然相信我们,就吃点亏,不然的话,邻居传来传去,还说你想占她家的便宜”,王彩云一听立即情绪激动起来:“话不能这么说,若不是她不打招呼就到我地里来,我也不会为个冬瓜和她争,事情不大,但是面子重要”,王彩云思虑片刻,又说:“何警官,我相信你,你看着处理,你咋说都行,要不,你过来把冬瓜给她摘过去”。

    王彩云表现出高姿态,但是小何警官明白她的心思,如果真的把冬瓜摘了去,即使她不会表示异议,但是面子上肯定挂不住,两人是邻里关系,心生芥蒂,肯定还会磕磕碰碰,他想了想,对二人说,“大娘,大婶,你们既然信得过我,我就写个协议,让二位看看,满意的话,就诚心调解,怎么样”,马大娘和王大婶都表示同意。

小何警官拿过调解协议书,整整齐齐地写下几行字:

马家菜园藤满蹊,冬瓜贪玩过笆篱,

东家惜憾种田苦,西家埋怨瓜占地。

一家独得都不妥,二人平分才合理,

中华美德应传承,邻里和睦皆欢喜。

王彩云看到之后,讪讪的说:“我同意,但是不能平分,给我一片就行了”,说完,走到田里,将冬瓜摘下送到马大娘面前,马大娘将冬瓜用刀切开,一分为三,一份自留,一份给了王大婶,还有一份大块的送给了村头腿脚不便的老郭,围观群众纷纷表示结果处理圆满。

返回的途中,开车的驾驶员小程笑着打趣道:“人家是葫芦僧乱判葫芦案,你今天是何小警巧解冬瓜案”,小何警官呵呵一笑,看着东升的旭日,心中一片暖意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